return to complete list

Bulareyaung Pagarlava

Taiwan

Grants Awarded

2007 | Dance | United States

to participate in dancer Fang-yi Sheu's artist-in-residence project at the Baryshnikov Arts Center in New York

Events

古名伸《沙度》+布拉瑞揚《阿棲睞》

五月 14, 2016 - 五月 15, 2016

2016年1+1雙舞作邀請了台灣兩位充滿特色的編舞家,古名伸與布拉瑞揚。 

●古名伸●《沙度》Sadhu
■一個迷離夢境般的寓言故事,為了尋找現代人無盡焦慮的出口■
擅長接觸即興的古名伸帶來《沙度》,《沙度》期望能舉重若輕地談論現代人焦慮的議題,並在實際交手後找到可行的出口。舞蹈中從紅衣女孩的描述、「沙度」的形成、抗衡、變化、追逐、和解等,段落中有容易被理解的情節,卻又充滿舞蹈特有的詩意與想像空間。《沙度》看似一個童話故事,但卻蘊含深沈的寓意在其中。 

●布拉瑞揚‧帕格勒法●《阿棲睞》Qaciljay
■「我也可以說我是阿棲睞,時間在身體刻出不一樣的舞和歌」(阿棲睞,中文音譯,排灣語,石頭;指的是斜坡上的石頭。)■
布拉瑞揚舞團自創團作品《拉歌 La Song》開始,一直沉迷在舞者們唱歌亂跳的過程。如果我們一定要說話,是不是用唱的比說得更好聽更動人,如果我們一定要唱歌,是不是有了身體之後就更接近靈魂,有故事的人。「有聲音的身體」是布拉瑞揚目前努力想走的路,並試問為什麼我們要去山上走路、唱歌?我們會在歌的學習當中,讓身體走在山路上,歌緩緩進入身體,再回到作品中產生意義,才有機會認識自己,看見歷史,然後對應當下。

演出長度:上半場《沙度》約50分鐘,下半場《阿棲睞》約50分鐘,中場休息20分鐘。

更多 »

無,或就以沉醉為名

六月 17, 2017 - 六月 18, 2017

《無,或就以沉醉為名》特邀原民歌手 柯梅英 卓秋琴 賴秀珍帶我們尋找靈魂的原鄉,集結多首傳統歌謠演唱,舞者順應著歌聲在草原上舞動,或滾動、或嬉戲,展現身體舞動的自然原貌。拋開羈絆,在大自然裡盡情歌舞,看似簡單,卻是對現代都市人困難重重的想望。布拉瑞揚讓舞者赤足在大草坪伸展自信與身體,邀歌者向著大海藍天引吭高唱生命的滄桑與喜悅。

 
更多 »

2017歌劇院巨人系列─布拉瑞揚舞團 雙舞作 快樂重現《漂亮漂亮》

十月 8, 2017

布拉瑞揚以對自然元素的觀察與感動,和年輕舞者共同詮釋他們心中認為的「漂亮」。

這支舞作漂亮之處,並非來自炫目視覺與造型,而是舞者誠實地以身體律動回應大自然變化所給予的種種精神試鍊與啟發。舞蹈創作期間,碰上2016年7月尼伯特風災侵襲,摧毀舞團排練場,布拉瑞揚帶著舞者至東海岸創作,舞者們才得以從荒蕪中重新擁抱海色、星光,踩在泥地裡、海水裡跳舞並感受大地;東部的碧海藍天化作舞台上藍白相間的帆布,年輕舞者們青春正騷動的身軀,靈活穿梭其中與之互動,彷彿帶領觀眾同時浸潤在那片寫意的海洋裡,感受洋流來去、水色清透。舞動帆布海色時,天外飛來一筆明亮小喇叭音色的爵士樂,臺灣文化與法式優雅交織出情感瞬間濃烈複雜的觸動,是少見的浪漫台味,但十分細膩動人。與其說是一部舞蹈藝術,《漂亮漂亮》更像是一場流於自然、對生活感動的反饋。也許你可以在布拉瑞揚的這支舞作裡,發現或重新定義自己的漂亮。

更多 »

2017歌劇院巨人系列─布拉瑞揚舞團 雙舞作 2017全新作品《無,或就以沉醉為名》

十月 7, 2017

「沉醉,就是完全沒有設限」—布拉瑞揚

20年前,雲門舞作《九歌》諸神中「湘夫人」片段悠揚的卑南族婦女吟唱,深深撼動了布拉瑞揚,讚嘆「我總覺得這個美好,如果可以被分享,這就是我想要做的」,埋下日後合作的種子。20年後,布拉瑞揚實踐當年心願,邀請原舞者創團團員柯梅英、賴秀珍、卓秋琴共同聚首,終於能將他心中惦記的美好分享出去。
舞者們跟著三位歌手一起整地、鬆土、學習歌唱、聆聽人生,在山上的勞動中尋找靈感,在碧海藍天下伸展肢體,發掘身體的澎湃能量,盡情沉浸在歌手渾厚溫潤的嗓音之中,調整彼此的頻率;於是,男子樂天振奮,女聲豁達寬厚。
《無,或就以沉醉為名》以歌聲融合舞蹈,活潑生動又新穎地讓我們不介意如枯葉般隨風飄零。
更多 »